涼薄的世界里,仍堅持做一個溫暖的普通人

逐夢驛站
856
文章
26
評論
2019年7月18日22:30:04 評論 74 3564字

涼薄的世界

(一)

很多年前了,開車去唐山看望一位親戚,去的時候借助車載導航一路順利。返程的時候因為順便要送另一位親戚回唐山市郊的家,所以回家的路線就與來的時候迥然。

我依照導航的路線行進,不料遇到了一段路施工,禁行標志旁豎立一個簡陋的牌子,寫著:道路施工請繞行。

沒辦法只能掉頭,那時候沒有4G網絡也沒有智能手機的實時路況,我唯一能借助的只有車載導航,然而大家都知道車載導航都十分不智能,我掉頭行駛許久,期間也轉了幾次路口,但導航愚蠢的聲音依然提示我:前方請掉頭,執著地引導我去剛剛那條施工的道路。

我滿心急躁,不知如何才能找到回家的路。恰巧遇到一個紅路燈,我病急亂投醫,望著旁邊并排的車,按下右車窗,大聲問路。

那輛車的司機是個略微發福的大叔,他顯然是想告訴我一下詳細路線的,無奈此時綠燈已亮,后面的車瘋了一樣按著喇叭不放。刺耳的喇叭聲令這位大叔十分反感,他擰著眉毛白了一眼后視鏡里的后方車輛,跟我扯著嗓子喊:跟我走,順路。

他在前面開著雙閃,我跟著他左轉右繞,終于在轉上一條岔道之后,車載導航再次索引到正確的路線。

這時候,我已經不需要他在前面引導了,但苦于雙方都在車里無法溝通,只能跟著他一路前行。中間幾次我想超車過去,但無奈已是傍晚的下班高峰期,以我有限的車技很難游刃有余地越過熙熙攘攘的車流,跑到他前面告訴他,我的導航終于找到道了。

期間幾次轉彎和紅燈,他在前面走,我們中間已經隔了幾輛車,他顯然怕我跟丟了,于是不顧頭頂上閃閃發光的攝像頭,在轉角處稍稍停車,直到在后視鏡中看到我的車身才再次開動。

終于又趕上了一個紅燈,我一腳油門超過了前面的車輛和他并行停在斑馬線前。終于有機會搖下車窗說謝謝,并告訴他我已經找到回家的路。他搖下車窗,隔空向我嚷道:“一直往前開,就上長深高速,回家慢點!”

綠燈亮了,這次卻變成了他跟著我。在下一個路口,我看到他調轉車頭往反方向駛離,我鳴笛感謝!這時才發現,他可能并不是“順路”,而是專程給我引道,畢竟,算下時間,那段路他大概帶著我走了將近10公里。

我在后視鏡中注視他離去,左后視鏡里反射的傍晚余暉,讓我覺得唐山這座城市都有了溫度,多年后的今天,想到那一段10公里的路,依然能感到絲絲暖意。

(二)

我來北京后不久,在一家中國頂層富人資助下的NGO做公益活動。當時我負責一本雜志和部分媒體關系,地面活動的事情基本不會涉及到讓我去做具體的執行。

然后有一天,突然通知要我獨自去南京大學完成一場500人規模的地面活動,因為當時專職負責Event的同事在另外的城市有另一場活動,NGO的專職員工本來就捉襟見肘,實在沒辦法只有讓我這個沒端過槍的秀才直接上戰場。

我和一位來自臺灣的老師乘不同航班的飛機抵達南京,出了祿口機場,我就和南京大學負責此次活動的社團同學打電話,心急火燎地安排相關事項,生怕這場只有我負責活動出現一丁點問題。

下了出租車,我感受到了酷夏南京洶涌的熱浪,汗幾乎就在我關上出租車門的那一刻冒出來了。

我背著一架相機和兩個易拉寶,左右手分別拎著活動的宣傳資料,身著黑色西裝,領帶打的一絲不茍。這樣的超超站在南京大學校園里,和周圍穿超短裙的姑娘們形成了明顯的對比,突兀的就像是在撒哈拉賣比基尼。

然后我看見她過來接我,她是和我接洽這場活動的校園社團負責人之一,扎著馬尾,穿著一件和她身形毫不協調的夸張T恤,牛仔短褲下兩條長腿晃得人睜不開眼睛。

但超超完全沒有心情欣賞這一切,也就是看了三分鐘而已。

貼標簽,掛橫幅,擺椅子,布置會場……天知道為什么南京大學的那棟建筑為什么沒有空調,整個下午,我一口飯沒有吃,礦泉水倒是喝了四瓶,脖子后面像開了條小溪,汗水從白襯衫的下擺潺潺而行,超超感覺自己的內褲都濕透了。

當然,在短短幾個小時布置完500人的會場,我一個人是根本做不到,我必須感謝那個姑娘,她憑借幾個神奇的電話,就叫來了20幾個男生,一起幫我布置和調試設備。

活動開始前,原本一切正常的投影儀突然藍屏了,這意味著我們的活動將無法準時開始。

藍屏成為壓垮我的最后一根稻草,一下午的緊張布置和悶熱煩躁令我爆發了極大的負面情緒,我焦躁地沖著那些社團的學生大嚷大叫,趕緊解決那個該死的投影儀!

所有人束手無策的時候,她過來和我說:學長,不要著急,同學們很期待這次活動,即便稍微晚點,大家也會聽的很認真的。坦白說,她淡淡的美麗真是令人心靜。

然而當時我根本沒心情聽她的解釋,那時我一臉白眼,還埋怨了她幾句“怎么這么不專業,令人失望”之類的話。

姑娘沒有繼續和我糾纏,而是轉身去和臺灣老師談心,一本正經地去請教一些在當時我聽起來很可笑幼稚的問題。

事后想想,我又不得不佩服她的聰慧。因為她充滿崇拜的請教,使得那場活動的主角,那位臺灣老師的情緒一直很High,這極大保證了那場活動的高質量。

校工很快修好了投影儀,雖然比既定時間晚了一些,但確實所有人均未介意。當活動真正開始的時候,我的大腦一度虛脫,站在角落里大口的吸著南京潮濕悶熱的空氣,她飄然過來,遞過來一包紙巾,微笑著說了一句:學長,辛苦了。

我苦笑了一下,即便如此,那也是我落地南京之后的第一次笑容。

晚上10點多,活動終于結束,我整個人已經疲憊到躺下就能睡著。同學們陸續散場,很多人圍在那位臺灣老師前面熱情合影,問東問西,并沒有人注意到在會場中默默收拾的我,當然,我除了想用嘴吃東西之外也實在沒力氣和人交流。

在我默默收拾資料的時候,她清亮的聲音又在耳旁想起:“慧超學長,辛苦了,給您買了一份蓋飯,估計您餓壞了吧?”

事實上,我和她并無交情,而且大家都知道,此次活動一結束,恐怕此生再無交集。

我說謝謝,今天辛苦你們了。我還要等視頻素材拷完,希望我們下一場活動再見。

當時,我拿了個移動硬盤,要把學生社團和電視臺拍的活動錄像拷貝到硬盤中,近三個小時的高清視頻,大概有60G,電腦上顯示剩余用時約3小時,我算了一下,估計要有人在這個會場里陪我到凌晨了。

她瞪著兩個大眼睛問:學長您干嘛不將筆記本拿到酒店拷貝呢?

旁邊那位同學表情尷尬,顯然不希望我將他的筆記本拎到酒店里,畢竟,大家根本就是第一次見面,談不上認識。

她何等聰明,立刻明白了,于是歡快地飛奔到角落里,又飛奔回來,手里已經多了個電腦包。說:給,用我的拷吧,酒店起碼比這里要舒服一些吧。

我接過來,她眨著眼睛說:可別亂翻亂看噢!還沒等我回答,又自顧自地哈哈大笑道:和您開個玩笑啦,別忘記吃飯噢!

筆記本是一名大學生最貴重的財物之一了,而我們之間只是一條電話號碼的聯系,這份對陌生人的信任,實在令人溫暖。

自從遇見她,我一直對扎馬尾的姑娘心存好感,希望她能夠在自己的遠方中幸福!

(三)

我上小學時,是以一名外地借讀生的身份入學讀書的。當時,我母親在鄉鎮政府工作,我們一家在當地算是“外來戶”。

外來戶的孩子總是能更早地感受到這個世界的惡意。在我上小學不久,就遇到了在放學路上的“路霸”,其實他們也是小孩子,只不過年級和身體都比我高一些而已。

當時,下學的路上我是和另一名小伙伴結伴而行的。因為他們都是本村人,父母之間必然相互認識。那些大孩子對我身邊的小伙伴說,你走開,我們就只要他一個人的錢,說完還揮舞著拳頭擺出一副要打仗的姿態。

我本來已經伸手入兜準備掏出那幾毛買冰棍的錢了。

沒想到,我身邊那位和我結伴而行的小伙伴,他掏出了一把刀,就是那種削鉛筆的小刀,嚷道:誰也別動他,不然我攮死你們。

今天我以一名成年人的視角回過頭看,他揮舞鉛筆刀的畫面多少有些滑稽。但在當時,我看到他舉著那把不足10厘米的鉛筆刀,目光炯炯地像個真正的戰士!

那一刻,我第一次感覺到“朋友”的感覺,也因為那一個小小的舉動,讓我覺得有朋友真好,朋友令我們在冷僻的環境中相互抵御孤獨。

小學上了六年,我一直將他視為我最好的朋友之一。我當然記得他的名字,他叫許新春,聽說,他現在和父親一起在工地上做小工。我不知道他能不能看到這篇文章,十幾年過去了,現在我還是想和他說一聲:

朋友,謝謝你!

(四)

“有人可以陪你躺在結了冰的查爾斯河上看銀河,也有人只是在有霧氣的清晨與你微笑擦肩而過。”

忘了最初在那里看到這句話,很喜歡。

茶道講究一期一會,世事如烹茶,塵世間,不同的生命際遇,不同的路途交匯,很多時候,許多人許多事,彼此之間一生中只有一次難得的緣分,難得一遇,世當珍惜。

不一定陪你到最后的才是最溫暖的,宏大撐起的往往不免虛妄,很多時候,一些陌生與細微的瑣碎小事,在相當長一段時間內回味起來,實在有一種溫暖的幸福感。

在人間趕路,常遇不平之事,涼薄之人。這些令人動容的緣分,這些歲月里閃亮的際遇,或許只是他們生命中不值一哂的瑣事。

但這些絲絲縷縷的溫暖與支撐,在多年后,仍能慰藉一個遠方模糊面孔的脆弱或憤怒,讓他相信:

人們口中的涼薄世界,仍然有人堅持做一個溫暖的人。

作者系網易新聞·網易號“各有態度”簽約作者;本文源于網絡整理。

繼續閱讀
  • 版權聲明: 發表于 2019年7月18日22:30:04
  • 轉載注明:http://www.tobnfh.tw/6906.html/
趣頭條賺錢
匿名

發表評論

匿名網友 填寫信息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